***在用人与管理上留给后世的教训 | 短史记

              100000+ 2019-04-25 13:22 短史记

              微信扫一扫
              分享到朋友圈

              文 | 谌旭彬


              重庆市档案馆曾公布过106道***手令,这些手令下达于1939-1944年间,全部与重庆市政直接相关。


              由这些手令可以发现,蒋事无巨细,包括马桶的清洗问题在内,都曾过?#25163;?#31034;。


              比如,1939年3月2日,蒋发现重庆市大小汽车普遍超额设置座位,甚至在汽车之外“两傍附带立人?#20445;?#20110;是下达手令,要去市***想办法进行整顿。因市***的方案不如人意,半个月后,3月18日,蒋再次下达手令,给出了自己拟订的三条办法:


              “第一、(载重)分量应再减少现定者五分之一;第二、重要出入路口准备?#24433;酰?#22914;见有逾量之车,令其卸下过秤;?#35852;?#36807;秤后如有过分之重量,一面处罚,使其过分量之货,不能再搭原车,一面必须觅保取回其原货。如第二次再犯此规,即应充公。”


              重庆是战时陪都,驻有很多英美盟国人士。其市容市貌,在蒋看来关系到国家体面;且蒋认为,市容整洁有助于维系民众的抗战信心所以,贯穿整个抗战,蒋一直在关注重庆的市容市貌。


              比如,1941年,蒋曾就车辆超载问题,替重庆市***拟出过具体的处罚标准,包括不许破烂、脏污车辆上路、不许车辆外侧攀援载人?#21462;?#25163;令要求:


              “公?#36130;?#36710;与各公路所行驶之车辆,……?#36130;?#28866;与污秽以及?#23601;辆?#31215;之车辆,皆应彻底取缔,停止行驶。叉车旁不许立人附车,……凡犯有二次以上者,应即将车辆充公,车夫充苦役可也。?#20445;?941年 7月 8日)


              “重庆?#26143;?#20869;常见有载重过量之卡车与板车,并时见有人站立于汽车或卡车车门之外。以后此类?#24405;?#30342;应由***负责取缔,至少应勒令停车改正,或将其车辆扣押,若有再犯者 ,即予其车带物一并充公;如有***熟?#28216;?#30585;,不加取缔,应予惩处。?#20445;?941年8月29日)



              图:1941年2月,日机轰炸后的重庆街头


              汽车关系市容市貌,马车自然也是一样。


              1942年9月24日,蒋向交通部长张嘉璈、重庆市长吴国桢下达手令,命他们整顿马车行业。整顿的重点是“车辆***”、“马匹疲敝瘦弱难堪”。手令要求主管机关对马夫进?#23567;?#26816;查教戒?#20445;?#30563;促他们改正让马匹终日工作“毫无脱轭休息”的做法,进而改变“马匹病弱日甚”的现况。


              不过,蒋的手令并没?#34892;?#26524;(这种事,本身也很难做到)。1943年6月22日,蒋又向重庆市长贺国光下达手令,再?#38395;?#35780;了市内的马车问题。在蒋看来,这些马车“车厢之污秽,御夫之褴褛以及马匹之瘦赢?#20445;?#23454;在是“有玷瞻观?#20445;?#32473;人极不好的观?#23567;?/strong>蒋责备市***敷衍塞责,不好好办事,在手令中警告他们:


              “以后倘再不将车厢保持清洁,马匹挑选精?#24120;?#19982;御夫穿着***,定将先惩各该主管人?#20445;?#20197;戒怠忽。”


              1943年12月14日,蒋再次下达手令给贺国光等人,就马车夫吸烟、马车搭乘人数等问题做出指示。:


              “自明年一月一日起,凡行驶于重庆?#26143;?#20869;之马车,应严禁其车夫于驾驶时吸烟,一面并限定每辆马车连同车夫在内,只准搭乘五人为限,否则应严加处罚。”


              图:日军轰炸下的重庆一隅


              不独汽车、马车,在蒋看来,***的雨帽、公共场地的篱笆,***的悬挂高度,也同样关系到市容市貌,关系到国?#20351;?#30651;。


              1939年3月18日,蒋向市***下达手令,批评了现用的***雨帽的样式和公共场所的卫生处理规则。关于雨帽样式,蒋指示道:


              “***雨?#20445;?#24517;须与雨衣联扣,不准现在之雨帽批带帽上,不成样子。”


              1940年5月30日,蒋曾就市内篱?#26159;?#20498;塌问题,向市长***下达手令,要求倒塌两日内必须完?#23578;?#22797;


              “市内各处倒塌之竹篱围墙,应严令其管户限期修整,如公共场地之竹篱,则应特别坚实,勿使随时倒塌。如见倒塌,应即刻修整,不得逾二日为要。”


              1943年4月5日,蒋又通过手令,就市内的***悬挂高度作出具体指示,要求“垂下最低之旗角?#26412;?#31163;地面必须至少十市尺。


              除了汽车、马车、雨帽、篱笆、***,市内的公厕状况,也是***关注的焦点。


              1940年2月27日,蒋曾指示,防空洞?#26696;?#36817;必设厕所”。


              5月30日,蒋在手令中为防空洞外便桶的清洗制定了具体办法,要求在“解除警报以后三点钟?#38405;冢?#24517;须清除洗净?#20445;?#30001;市长和***局长?#33267;?#24033;查来保证执?#23567;?/p>


              7月24日,蒋又?#22836;?#31354;洞内厕所的启用与关闭规则下达手令,“凡新式厕所,平时应?#36134;?#38750;警报时不开启,解除警报清扫后,应?#27492;?#38381;,平时不开为要?#20445;?#20197;保证防空期间能清洁使用。


              这些手令的下达,并没有带来蒋期望的结果。1942年3月23日,蒋又在给市长贺国光的手令里,为市内公厕的清洗制定规则,要求清理工作必须“每日早晚两次”。



              图:1941年,重庆某处防空洞


              忧心战时陪都的国?#20351;?#30651;,是蒋下达上述手令的关键原因。


              不过,手令如此细碎,甚至连“重庆市建筑与道路,必须预留装置地下电线电灯之设备为要”这样的技术常识,也要由蒋来谆谆提醒重庆市***,则明显有违现代***权责明晰的运作之道,而与蒋的个人习惯有直接关系,一如蒋的近侍陈布雷所言:


              “委座处理***,如同处理家事,事事要亲自处理。


              事事亲自处理的主要手段,即下发“手令”。


              ***时期,蒋究竟发出过多少手令,迄今尚无?#38750;?#32479;计。据曾在侍从室工作过的秋宗鼎***,仅其个人所见:


              “从1936年1月起,到1948年4月止,这一段时间里,侍从?#19968;?#32047;收藏蒋的‘手令’已达120多公文箱之多。如果把1936年以前的和没有收回来的蒋的‘手令’攒在一起,恐怕还不止这些了。”


              国民***的军政要?#20445;?#19981;满蒋的“手令”者颇多。


              比如,1937年的忻口会战,本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指挥。因蒋用手令越过阎指挥前线部队,导致阎的“转下之命令早发迟?#20581;保?#33931;的“径下之命令迟发早?#20581;保?#26576;些前线部队拿着两份命令,“不知所适,?#36127;?#20840;部错移其地位”。


              军令部部长徐永昌,因此在日记中责备蒋:


              “?#35835;?#22826;多,又忽略通知其长官,因之误事者有之,发生误会者有之。”


              图:徐永昌日记批评***“?#35835;?#22826;多?#20445;?#22270;片引自中研院网站)


              久而久之,国民***前线军事将领也有了一套对付蒋“手令”的?#34892;?#24515;得。军?#23576;?#31532;一处处长鲍志鸿,曾主管战地情报工作。据他***:


              “黄伯韬……为了躲避***命令,早?#31185;?#26469;,告诉部下,如***来电话,就说军长到师部去了。电话打到师部,又说,军长到团指挥部去了。王耀武军则采取口头应付,?#23548;?#25353;兵不动的态?#21462;?#19968;天深夜,戴笠指示传达***命令王耀武派一个加强营,攻击日军侧?#24120;?#25937;援衡阳第十军,……王耀武复电戴笠说?#21368;?#22914;神,?#23548;?#19978;依然按兵不动。


              唐纵在侍从室工作多年。据他讲,1942年11月25日,***五届十中全会党政总检讨时,曾有人批评蒋氏手令太多,导致?#26696;?#37096;长只知道忙于应付手令?#20445;?#26080;暇处理一般正常事务。蒋在会上回应这种批评,辩解道:


              “并没有好多手令,有时想到的意见交给各部长参考则有之,正式手令甚少。”


              稍后,蒋指示多用“手启”、“手条”名目,能不用“手令”名?#26222;擼?#23613;量不用。


              熊?#20132;?#20063;曾当面给蒋提建议:


              “不宜日理万机,陷于事务***之深坑。……事必躬亲,终必自误?#20445;?#19968;等人用组织,二等人用人,三等人用手。”


              蒋的回答是:


              “***人才太少,委之事权,类不能达成任务。”


              蒋的日记中,也多有此类话语:


              “所用之人,所有机关,几无一如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除妻之外无一人能为余代负一份责,代用一份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?#38405;?#23545;外,对老对少,对文对武,皆须以一身亲当。”



              图:1961年,***与陈诚(左)


              ?#32454;袼道矗?#33931;抱怨党内没有人才,是没有道理的。因为主政***期间,蒋的用人标准,本就一直是重德甚于重才。


              1933年4月23日,蒋在日记中自述用人之道,是?#21462;?#23519;其心?#20445;?#20877;“用其才?#20445;?/p>


              “绪山谓?#28023;?#29579;)阳明用人之法,不专取其才,而先信其心;其心可托,其才自为我用。世人喜用人之才,而不察其心。其才止以自利其身已矣,故无成功。是诚吾之药石也,中正勉之。”


              退至***后,在用人问题上,究竟是以道德为先,还是以才能为先,蒋纬国与***也曾有过一番辩论。***主张前者,蒋纬国侧重后者。


              据蒋纬国回忆:


              “有一次为了一个想法——选择***部究竟是道德重于学术,还是学术重于道德,我们争论了两个礼拜。最后父亲接受我的意见。……我举了一个例子向父亲说明:有一群道德好但不学无术的人,带头者道德学术兼备;另一群人则是学术超群,带头者也是道德学术兼备。前者带的这一群人虽然品德好,但不学无术,他自己虽然品学兼具,但是这也要帮忙,?#19988;?#35201;帮忙,非常?#37327;唷?#25105;跟父亲讲:‘那就是您。’”


              蒋纬国这句“那就是您?#20445;?#28857;出了***在用人上的困?#22330;?/p>


              蒋说自己是因为“党内无人”才事必躬亲,但在其他人眼里,蒋的事必躬亲,其实也是造成“党内无人”的原因之一。


              曾给胡宗南做过?#25991;?#38271;的将领于达,曾留下这样一段?#27492;跡?br />


              “***军积下来一个很***的习惯,使得***军很吃亏,其原因可能是***长因为用的都是(?#30772;遙?#23398;生,把他们?#28216;?#30693;的少年训练长大,老是觉得这批毛头小子会出乱子而不放心。蒋先生一直到现在都还看他们是小孩子,什么事情都不能放心他们去做,而事事***预他们,而且***预得很厉害。”


              图:抗战期间,蒋对军事将领训话


              面对?#23460;桑?#33931;也有自己的“委屈?#20445;?#20182;曾对行政?#22909;?#20070;长魏道明如此?#26723;潰?/p>


              “你们副院长、各部部长,以为我不懂经济,其实我?#32428;?#25026;外交。我的军事是苦***成的,今日外交的?#38382;?#20063;是我们苦***的结果。如果你们懂经济,拿出办法来,否则就应听我的话,照我的意见做。


              蒋既如此说,下属为了不负失败责任,也往往乐得凡事无动于衷,一切静候蒋的指示,“党内无人”问题也就变得更?#21451;?#37325;了。


              当然,蒋也知道自己连便桶清洗?#38382;?#37117;做具体指示,实在有失体?#22330;?/strong>所以,他曾多次?#24247;鰨?#19981;许?#24405;?#37096;门使用手令原文来传达指示。


              比如,1941年5月,蒋发觉后方食盐供应?#36234;簦?#20110;是向主管盐务的财政部发了一道手令,要求“后方各省食盐,对其购买应加***,以后每人每月只准购买八?#20581;薄?#36825;条手令被财政部全文引用转发。蒋看到后十分生气,训斥了财政部,?#24247;?#33258;己的手令“多系就主要方针而言?#20445;?#36130;政部拿到之后“不应照录手令?#20445;?#19979;发文件更不该注明“奉本***长手令”如何如何,这种做法“实嫌有失体?#24120; ?/p>


              ?#19978;?#30340;是,恶***循环已成,蒋再如?#32428;?#36131;“有失体?#22330;保?#20063;是无用。


              (完)

              关于巴黎***院和圆明园,有三件事情必须说清楚


              不要神化“池?#34903;?#30772;译日军偷袭珍珠港密电” 


              ***皇权残酷***的东林?#24120;?#26159;鲜见的历史亮光


              中文网络流传甚广的几则历史谣言

              100000+ 分享给好友
              标签: 用人  ***  教训  史记  后世  
             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